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佳篇共賞 - 陸偉芳:英國是如何保護約克古城的?

陸偉芳:英國是如何保護約克古城的?
來源:世界歷史放映室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8/11/24] 瀏覽:

 

英國古城約克有著豐富的考古和文化遺址,考察約克的歷史文化和古城保護,探訪仍然閃耀著歷史光芒的古街古巷古建筑古遺址,將有助于我們對英國的古城保護有所認識,為我們提供一塊古城保護與建設的他山之石。約克的古城保護意識萌芽于19世紀,經過兩個多世紀的城市發展與保護之間的較量,經歷了從民間到官方的保護意識的培育,使英國的古城古街、有歷史意義的場所都得到了保護。約克的古城保護既離不開民間人士的支持與努力,也得益于政府部門的古城保護意識的逐漸提高。約克也是英國古城保護與城市發展有機地融合在一起的完善典范。

 

正文

英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有著許多古老的城市和名勝古跡。英國不少古城保存完好,處處展示著歷史和特定時代的光輝,其中約克就是一個杰出的典型。英王喬治六世就曾經說過,“約克的歷史就是英國的歷史”。這絕對不是夸大其詞,英國發生的一切重大事件,約克幾乎一樣不少地經歷過。從羅馬人統治、盎格魯-薩克森人的到來、維京海盜劫掠,到諾曼征服,再到內戰烽火,都在約克演繹過。在歷史的長河中,約克幾乎一直是決定英國命運的大戰的所在,其豐富的考古和文化遺址在英國獨一無二。因此,考察約克在古城保護情況,探訪仍然閃耀著歷史光芒的古街古巷古建筑古遺址,將有助于我們對英國的古城保護有所認識,為我們提供一塊古城保護與建設的他山之石。

約克是一座古老的城市,是一座以軍事要塞為起點,逐步發展成政治經濟、宗教中心的城市,坐落在北約克郡的奧斯河(Ouse)和福斯河(Foss)間,處于今天的倫敦到愛丁堡的中點。其獨特的地理位置,使約克成為歷史上兵家必爭之地。約克城的歷史反映了英國歷史的主要脈絡,可以說是英國史的一面具體而微的鏡子。

自古到今,約克一直是北英格蘭的重鎮。有史記載的約克歷史開始于羅馬不列顛時期,羅馬人在控制英格蘭南部后,向北方推進。當時的約克一帶由克爾特人(Celt)控制,羅馬人稱之為不列蓋茨(Brigantes)。公元71年,羅馬第九軍團北上征服克爾特人,建設一個堡壘,稱之為Eboracum。后來的幾個世紀里,羅馬人把倫敦作為英格蘭南部的中心,把約克作為羅馬人不列顛內陸省份的首都,所以約克成為羅馬不列顛時期地位僅次于倫敦的重要軍事要塞和城市。羅馬時期的約克要塞建于奧斯河和福斯河的平地上,占地50公頃,駐扎了6000名士兵,最初只是木結構的軍事保壘,后來才改建為石建筑。今天,羅馬要塞的舊址在約克大教堂地基之下。與羅馬不列顛時期的大多數要塞一樣,約克迅速羅馬化,建設起了羅馬城市文明的基礎設施。同時,為了供應羅馬軍團的生活所需要,在要塞周圍逐漸聚居了大量居民,這時的約克城墻把要塞和居民都包括在內。

羅馬不列顛時期,作為防御北方克爾特人的重要軍事堡壘,約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羅馬帝國的不少風云人物與之有著不解之緣。羅馬皇帝哈德良(Hadrian)、塞普蒂米烏斯·塞維魯(Septimius Severus)和君士坦提烏斯一世(Constantius I)在征戰中多次把約克作為臨時宮廷,皇帝塞維魯在約克期間,宣布約克是不列顛內陸行省的首都,很可能就是他授予約克殖民地或城市的特權。306年,君士坦提烏斯一世就是在約克滯留期間去世,其子君士坦丁大帝也是由該堡壘的部隊擁戴為皇帝。

盎格魯-薩克森時期,約克更是成為重要的城市,成為軍事、政治和宗教重地。415年盎格魯人占領約克,城市易名為Eoforwic,并成為這時期的七國之一諾森伯利亞的首都。諾森伯利亞曾經短暫地稱霸過英格蘭,即使是7世紀晚期和8世紀的政治傾軋、爭吵、不和時期,諾森伯利亞的教會、藝術、學術、文學仍處于一個黃金時代,作為首都的約克自然經歷了相當長的繁榮時期。627年,為了愛德文(Edwin)的洗禮,建筑了第一個約克大教堂,愛德文命令把這個木質小教堂重建為石材的,但他在633年被殺,完成石材教堂的任務留給他的繼任者奧斯瓦德(Osward)手里。在這個時期,約克成為了主教轄區。

北歐海盜侵犯,自然不會放過繁華的約克。公元866年,維京人占領該城,在866年到諾森伯利亞整合進英格蘭的954年之間,約克被稱為約維克(Jorvik)。海盜來自北歐,原先曾是普通的農夫和漁民,后來逐漸在農閑時節開展貿易活動,在北海沿岸建立了龐大的貿易網絡。由于貿易地溫暖的氣候和豐富的特產,有些商人逐漸轉變成殖民者和海盜,在北海水浜到處留下了他們的足跡。大概由于劫掠更加有利可圖且更為快捷,所以,作海盜似乎成為北歐的丹麥人、挪威人、瑞典人的職業,這些人被通稱為北歐海盜或維京人。在維京人統治下,約克成了重大的內陸港口,成為通向北歐的廣大的北歐人貿易商路的有機組成部分。954年,最后一個獨立的維京統治者愛里克·布勞戴克斯(Eric Blodaxe)被愛德雷德(Edred)驅逐出英國。

1066年征服者威廉在黑斯廷斯(Has《城市觀察》2011年第3期 23Urban Insight , No. 3, 2011WORLD HISTORICAL CITIES世界文化名城研究tings)擊敗哈羅德之后,成為了英國的統治者。他在消滅了約克的反叛后,立即在奧斯河兩旁建筑了兩座木質堡壘,直到今天其遺址還隱約可見。在中世紀,約克發展成重要羊毛貿易中心、漢薩港口、英格蘭北部省份的宗教中心。約克與坎特伯雷一起,一直是英格蘭天主教會的兩大教堂之一。享利一世授予約克第一份特許狀,肯定其在英歐貿易中的權利。

中世紀的約克是英國的第二大城市,深受王室器重。從愛德華三世開始,英王一般都把第二個兒子封為約克公爵(長子為威爾士親王,即王位繼承人),直到今天仍是如此。15世紀時,以白玫瑰為標志的約克家族與以紅玫瑰為族徽的蘭開斯特家族進行王位爭奪戰(史稱玫瑰戰爭),建立過約克王朝。

在都鐸王朝時期,約克經歷了一段衰落期。享利八世統治時期,伴隨著宗教改革對天主教的打擊,特別是解散修道院對約克的沖擊很大。由于約克有許多教堂、修道院屬下的醫院,勢力強大,修道院的解散直接威脅到許多虔誠的修士的宗教和生計,所以北方約克郡和林肯郡的天主教徒揭竿而起,打起了反對宗教改革的旗幟。在享利八世軟硬兼施下,起義很快被鎮壓下去,約克自然受到了嚴厲的統治。到伊麗莎白女王統治時,約克才逐漸恢復繁榮。

17世紀中葉,約克公爵派遣一支艦隊奪取了荷蘭在北美的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這座城鎮被改為新約克(New York),它就是后來舉世聞名的大都會紐約市。17世紀中葉英國革命期間的內戰中,以國王為首的王黨以北方為基地,約克是一個重要的基地,議會軍以南方為基地。在較量的過程中,議會軍圍困王軍所在的約克,城墻外的許多中世紀建筑被摧毀。1644年7月15日,約克向議會軍總司令哈利法克斯投降。由于哈利法克斯家就在約克,所以占領約克后,他下令禁止摧毀約克城內的建筑,從而保護了約克城內的許多歷史建筑。17世紀起,約克成為當地的鄉紳和商人的天下。就在這個時期,附近兩個城市利茲和赫爾展開商業競爭,奧斯河的淤塞,使約克逐漸失去了貿易中心的主導地位。不過,有失必有所得,其政治、經濟地位雖然下降了,但其北方富豪的社交和文化中心的角色卻提高了。為此,約克興建了許多優雅的建筑,如市長大廈、哈利法克斯大廈、舞會廳、皇家劇院、賽馬場都興建于這個時期。工業革命時代,約克也成長為一個獨特的工業城市。在喬治·哈德森(George Hudson)的影響下,約克成為鐵路中心和制造業中心。

近幾十年,約克的經濟已經從制造業轉移到服務業上。教育和旅游成為重要行業。所以今天的約克主要是一座古城,有著發達的旅游業。

早在19世紀,英國就已經初步萌發了古城保護的嫩芽。古城保護意識是在與城市發展的進程中出現的,約克古城保護恰恰是在古城毀壞的同時露頭的,是古城保護者與市政機關反復斗爭的結果。約克古城墻首當其沖。1800年,正處于約克制造業大發展的前夜,約克古老的破爛的城墻似乎成為制約城市發展的瓶頸。市政當局認為由于其年久失修,維持費用巨大,所以想拆除約克城墻,強調要“拆除城墻和24城門”來改善城市,要求準許拆除古老的城墻和城門。“塔樓、城墻等是老古董,由此成為廢墟……難以修復和很好地維持,卻每年要支付巨額款項,大大超出了市長和民眾的支付能力。”盡管當時的英王喬治三世和許多保護城墻者大力反對,但市政機關還是拆掉了三座堡壘、四個城門和幾段城墻。為此,那些致力于城墻保護者逐漸組織起來,在1831年著手籌集經費恢復部分城墻。市政機關聽之任之,但決定即使城墻恢復了,它們也不會出力維持,甚至就在恢復城墻期間,還拆毀了城墻的其他設施。1855年,約克最后一次試圖拆毀城墻,當時的衛生委員會建議拆除“威爾門和紅塔間的部分或全部城墻,作為改善當地的先決條件”,認為城墻“并沒有特別歷史重要性”,阻擋了空氣的自由流通,造成了不健康。幸運的是,該項目被否決,從此,約克城墻作為歷史遺跡不斷地恢復。

今天的約克以古城墻聞名于世,它是整個英格蘭古城墻中保留最完整、最長的。城墻最早修建于羅馬人統治時期,以約克大教堂為中心,長達5公里,正方形城墻,作為防御外敵的屏障。約克城墻的最出名的羅馬遺存是多角塔,位于博物館花園里,該塔建于塞維魯皇帝時,他在209-211年駐在約克,塔有10面,幾乎有30英尺高,曾經有過8座塔,包括到要塞正門的兩邊各3座。舊城墻在丹麥人統治時已經失修。丹麥人修復了城墻,留下了靠近公共圖書館的盎格魯薩克森塔,這是英格蘭這類塔的惟一留存。

現存大部分城墻重建于12世紀到14世紀,約克城墻重建和加固,舊的維京人木質建筑為石材取代,成為英國中古時代碩果僅存的城墻。約克城墻與中國古城墻相似,在四方古城墻上,有城堞和射箭孔,城墻不寬,僅容兩人側身而過。城墻下則是草地、公園及古城的街道,街道兩邊還是半木結構的古老房屋。要登上城墻可以從各個登城口進入。新建了四個堡壘大門,能控制通過城墻的交通。不過在約克,真正的穿過古老城墻的城門不叫gate,而是叫bar,因為“gate”在維京語中是街道的意思,而“bar”卻是門。“Bar”指橫在街上的橫桿控制進出城市的交通,在中世紀它們也充當收費站。北邊的布思翰門(Bootham Bar)和西南邊的米奇門(Micklegate Bar)是以前統治者進入城內的主要入口,其他如東北邊的Walmgate Bar,也都是登城墻的入口。

米奇門的正方形門樓是進城主入口的標志。門樓有四層高,包括上層的居住區。米奇門有一個小型博物館,追溯城門和古城的歷史。這里也是展示被斬首的叛徒的關顱的地方,包括享利?珀西(HenryPercy, 1403)、約克公爵理查德(Richard,Duke of York, 1461)、諾森伯蘭伯爵(Earlof Northumberland, 1572)。許多頭顱經年累月地高高掛在門樓上。布思翰門的墻壁包括許多中世紀的石材,最古老的是11世紀的,但今天我們能看到的是14和19世紀的產品。僧侶門是城門中最精致的,它包括可追溯到14世紀的四層高的門樓,門樓設計成可自足的堡壘,每層能獨立守衛自己。今天僧侶門是理查三世博物館所在地。

20世紀,隨著旅游業的發展,約克的歷史內核成為城市的重要資產,不再被認為是沉重的負擔,古城保護意識上升為大家的共識。1968年,約克古城被規劃為保留區域。不僅如此,約克還挖掘近代的歷史遺產,增添許多新的元素,使約克不僅有古城,更有許多其他吸引眼球的東西。比如1975年建立的國立鐵路博物館,90年代開放的維京人中心,還有貼近民眾生活的日常生活博物館(又稱民俗博物館)。今天的約克地標中,除了可以步行的古城墻,北端華麗的大教堂,還有南端的高高聳立的已成廢墟的克里夫頓塔,更不用說火車站以及穿城而過的奧斯河。

漫長的歷史給約克留下了無數的歷史遺產,使約克成為一個天然的歷史博物館。約克古城保護的,不是僵死的幾個景點,也不是死氣沉沉的圈圍起來的老建筑,而更多的是生機勃勃的古城古街。約克還有仍在走人的石頭街,也就是臨近約克大教堂的古代小巷。小巷大多是鵝卵石鋪砌的行人街道,而且仍然使用“Gate”為街名,而且可以“望文生義”,猜想當年街道的模樣,如石頭街(Stonegate)、下彼得街(L o w  P e t e r g a t e),而銅街(Coppergate)無疑有著行為意味。其中石頭街早在維京人占領約克之前就已存在。今天石頭街保留了許多中古時代的房屋,同時也是約克購物區的主要街道之一。從石頭街延伸到周圍,也都是有著中古風情的迷人街道,其中肉鋪街(Shambles)是約克最具歷史意義的街道。這條街道是保存完好的中古街道,實際上就是屠戶街,房屋二三層都有向外突出的騎樓,二樓比一樓凸出,三樓比二樓凸出,呈階梯狀。越往頂樓,街道兩旁邊的房間就越接近。之所以建成這樣,是因為需要樓上突出的地方懸掛出售的豬肉,利于通風,不易變質。今天的 “肉鋪街”,一仍其舊,街道、建筑、生活基本保留中世紀原貌:魚市、肉鋪、面包店、打鐵鋪等等。

約克的古城保護,善于變廢為寶,把考古發掘、歷史感生動地表現出來。這在約維克維京中心(Jorvik Viking Centre,俗稱海盜博物館)得到體現。通過“時光隧道”,進入當年海盜活動的“地下城”,環境、聲音、氣味都像回到了1000年前。

這原是位于內城區的一片考古發掘現場,但卻成為展示歷史的窗口,約克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1976年,約克市發現了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維京人遺址,經過5年的考古發掘,出土文物4萬多件,遺址被完整地展露出來。為了向世人展示考古研究成果,在約克考古基金會資助下,維京中心得以在維京遺址上興建,并于1984年正式對外開放,展示了活生生的維京人生活。維京中心位于約克市中心, 是一座層的紅磚小樓。約克古城到處是文物古跡, 維京中心與周圍的建筑、環境很協調。中心第一部分是維京時代約克的簡介和說明,借助彩繪的圖畫和遺物,反映維京人在約克的足跡。第二部分用投影方式,倒敘自今而古向觀眾展示英國服飾的變遷,逐步把觀眾拉回到9世紀的維京人時代。接著乘坐纜車穿越時光進入考古現場。這里,運用立體的場景、生動的配音、逼真的氣味,再現了維京人的家居生活、市場買賣、漁獵耕種。人物塑像和考古實物外,還可聽到市場嘈雜的叫賣聲,聞到魚腥味,在村莊里可以聽到雞鳴狗吠,甚至可以聞到維京人茅廁散發的臭味。時光車的設計不僅有效地控制了人流,而且控制了行進的速度。約維克維京中心的互動設計把死的歷史變成了活的歷史。穿著維京人服飾的工作人員分散在各個角落,或者以說故事的方式向參觀者解說維京人的衣著服飾,以及所代表的生活涵義。或者向觀眾示范。比如在錢幣展臺旁邊,就有工作人員示范錢幣的制作,觀眾甚至可以親自上手操作,制作的錢幣可以留作紀念。最后,在遺址上觀眾還可以模擬考古發掘。約克維京中心展示考古學遺址和出土文物,但形式更加寓教于樂,所以成為約克最受歡迎的旅游景點之一。

從古城墻、到古街巷,從石頭街到海盜博物館,從廢墟的克里夫頓塔,到時光隧道,約克處處展示著歷史,歷史與現在緊緊地交織在一起。也許,正是過去與現在的交融,使約克成為英國僅次于倫敦的第二大旅游城市。2007年,約克擊敗歐洲的130個城市,當選為2007年度歐洲旅游城市。2009年,在吸引英國游客最多的城市中約克名列第7。而據英國統計署(Office of NationalStatistics)公布的資料,該年度吸引外國游客方面,約克也名列第13位。

從約克的歷史與古城保護情況來看,約克的古城保護意識在19世紀以來逐漸成長起來。經過兩個多世紀的城市發展與保護之間的較量,或者說經歷了從民間到官方的保護意識的培育,現在英國的古城古街、甚至有歷史意義的場所都得到了保護。不過,保護不等于不發展,事實上,英國的城市保護與城市發展是有機地融合在一起的。歸結起來,從約克的保護與發展,我們可以大致看出英國古城保護的發展邏輯與特點。

首先是英國的古城與古跡的保護思想是在城市發展中逐漸成長起來的。19世紀約克城墻之拆除與重建的斗爭,恰恰反映了古城遺址保護意識并不是自發產生,而是城市發展本身對古城提出的巨大挑戰所致。眾所周知,英國自18世紀下半葉工業革命展開以來,興起了大量新興城市,老城市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約克就是這樣一座舉足輕重的老城市,而老城市在發展中難免會遇到舊城的改造、舊城的拆建事宜。所以約克城墻似乎成了阻礙城市發展的瓶頸,拆除阻礙交通、阻塞空氣流通、不利于居民健康的城墻、門樓之類似乎順理成章。但英國又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厚重的歷史積淀又是不言自明的事實,因此,才會在城市現代化過程中出現拆除還是保護的斗爭。

其次,約克的古城保護在很大程度上離不開民間人士的支持與努力。約克城墻在市政當局拆除的情況下,有識之士自發地組織起來,先是向議會提交請愿書,呼吁反對拆除城墻。在反對無效、部分城墻和門樓被拆的情況下,自發組織起來,成立相關的民間組織,不僅為古城墻的生存奔走呼號,而且積極籌措資金,運用民間的力量恢復被拆除的城墻設施。到19世紀中葉,不少城市有了類似保護古建筑的民間組織。1877年,英國的城市化已經向著高度城市化方向發展,城市的擴建、改造在全國鋪開,古城、古建筑在面臨更多威脅的情況下,一些激進分子如威廉·莫里斯、約翰·拉斯金創造了 “古建筑保護協會”(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tient Building),把全英范圍內有志于保護古建筑的熱心人士組織起來,發動更大的保護攻勢。今天英國的各種保護歷史遺產的組織不計其數,僅全國性的就有古跡協會、不列顛考古委員會、喬治團體、古建筑保護協會、維多利亞協會、英國遺產保護組織、英國歷史保護信托組織、建筑遺產基金會等。通過熱心人士和民間組織的努力,英國古城古街古跡的保護更多地是一種民間共同的意愿,而不僅僅是政府行為。

第三,政府部門的古城保護意識逐漸提高,并以立法規范。早在1882年,在民間組織的推動下,就通過了《古跡保護法》。到今天古城中的一切維修、興建、保護工作都有法可依。根據有關立法規定,凡是1840年前的建筑物,一律要加以保護,不得更改外觀;1900年前后的建筑物,根據是否有保留價值而定;只有那些建于20世紀50-60年代的建筑,才可能拆建。由于立法規范細致,法律的至高無上,所以在當代中國隨處可見的違章建筑、搭建在英國根本就不可能出現。自1968年約克整個市中心被設計成歷史保護區域以來,各種法規使約克的保護有法可依。整個約克雖然是現代交通發達,卻與古老街區和諧共處。由于約克城中心的中世紀建筑街道,不適合現代交通工具通行,所以許多地方不能通行汽車,城墻內的許多道路有的在辦公時間免入車輛,也有的地段完全限制車輛通行。但古城外卻是車水車龍,異常繁忙。

第四,約克的保護是全方位保護,不僅是保護老古董,而且還運用各種渠道,因地制宜地建設新“地標”。如在教堂的底部,挖掘出羅馬時期和諾曼人時期的原址,就被小心的保護起來并作為博物館。維京人約維克考古發掘后,就建一個與周圍環境協調的維京人中心,用時光隧道把人們帶到那個時代的氛圍中,既不是公園化其遺址,也沒有建設豪華博物館,陳列些呆板的展品了事。約克城堡博物館,則讓人目睹600多年英國監獄變遷。約克的幾條石頭街,還是中世紀人們踩踏的鵝卵石,肉鋪街還是窄窄的小巷,房子仍然是石頭房。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在火車時代到來后,約克成為南北交通的樞紐。今天火車雖然只是眾多現代交通體系中的一環,但約克人就是在約克火車站旁建起國立火車博物館,從古老的蒸汽機車到現代的子彈車,應有盡有。從高科技的航空博物館,到日常生活博物館,約克既不泥古,也不排斥現代,而是全方位、全視野地保護其城市特色。現代的火車、航空博物館的宏觀物件,與日常生活博物館里的針頭線腦、茅廁糞坑,一起展示著人類歷史的文明進程。約克的古城保護務實,不圖虛榮。在當代中國申遺已經成為政府重大工程之時,直到2009年3月17日,約克市政府執行委員會才確認要申報世界遺產。另外,英國雖然到處是古老的城市,但卻只有巴斯、約克、切斯特等4座古城,其中只有巴斯是世界遺產。

約克雖然只是個案,但我們不難從中看到英國古城保護情況及英國人務真求實、不務虛榮的思想。約克遲遲不申遺,不是不夠格,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是對自己的古城有充分的自信。今天的申遺打算,也還是為了保護約克。

 

 

下一篇:吳于廑:世界歷史上的游牧世界與農耕世界上一篇:劉榕榕 董曉佳:查士丁尼與貝利撒留:拜占廷帝國皇權與軍權關系的一個范例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实况足球8中超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