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新書評介 - “封建”名實問題研討會發言匯編(一)

“封建”名實問題研討會發言匯編(一)
來源:國學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09/8/13] 瀏覽:
[國學網]

編者按:本壇從今日起連載“封建”名實問題研討會秘書組提供的該會發言匯編,敬請讀者注意收看。(2007年11月27日)

  說明:該匯編根據歷史所提供的會議發言錄音和根據錄音整理的部分文字稿整編而成。個別參考了發言者提供的論文。基本上按發言的先后順序編排,間或作了一些調整。為了閱讀方便,每篇發言前加了標題和提要。由于有些地方錄音不清楚,可能會影響整理稿的準確性和完整性。發言整理稿未經作者審閱,讀者如欲引用,應以其正式發表的文章為準。

        會議秘書組2007/11/21

目錄

(一)

01卜憲群開幕詞、閉幕詞

02李根蟠發言:我為什么要寫文章討論“封建”名實問題

03欒成顯發言:關于馬克思的封建社會原論

(二)

04馬克垚發言:從經濟形態看中外封建社會

05張豈之(代表劉文瑞)發言:“封建”概念討論中若干問題的探討

06龐作恒發言:封建社會本質特征的共同性及其具體形態的多樣性

(三)

07龔書鐸發言:“封建”名實問題討論的實質

08吳承明發言:秦以后的中國是有中國特色的封建社會

09方 行發言:中國的地主制與西歐的領主制的統一性大于特殊性

(四)

10廖學盛發言:加強研究 堅守陣地

11劉丹忱(代表劉明翰)發言:中國的封建制社會歷史階段不容否定

12劉秋根發言:全面完整地把握馬恩關于封建主義和社會形態的理論

(五)

13李洪巖發言:從學術史看“封建”名實問題的討論

14黃春高發言:西方非馬克思主義學界對“封建主義”的反思

15黃敏蘭發言:從四種封建概念的演變看三種封建社會的形成

16郭世佑發言:封建與半封建理解的表達誤區

(六)

17林甘泉發言:關于“封建”名實討論的若干問題

18張國剛發言:在承認歷史普遍性的基礎上更多注意歷史特殊性的研究

19盧鐘鋒發言:“去社會形態化”思潮與“封建”名實問題討論

(七)

20王 和發言:封建”問題討論的三個層次

21周自強發言:“封建”名實問題和馬恩的社會經濟形態學說

22瞿林東發言:簡評《“封建”考論》否定中國封建社會的論點和方法

(八)

23自由討論發言之一:唯物史觀與學術討論

24自由討論發言之二:馬克思的歷史規律觀

25自由討論發言之三:關于秦以后封建社會的主要矛盾

(九)

26書面發言提要之一:馮天瑜:嚴復、陳獨秀“封建論”之比較

27書面發言提要之二:陳支平:跨越時空論“封建”

28書面發言提要之三:李根蟠:王亞南關于中國封建社會的理論不容歪曲

(十)

29專題綜述:葉茂:“封建”新辨——關于近年來中國秦漢以后是否屬于“封建社會”爭論的述評(已發)

“封建”名實問題學術研討會開幕詞和閉幕詞

卜憲群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副所長)

2007年10月11日上午
開幕詞

尊敬的各位來賓,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主辦,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雜志社《歷史研究》編輯部協辦的“2007年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古代史論壇”如期召開了。為了召開這次會議,中國社會科學院科研局、歷史研究所、經濟研究所以及《歷史研究》編輯部等相關單位的同志為本次會議的召開付出了辛勤的努力。本次會議尤其得到了各位專家的大力支持,在百忙中抽出時間蒞臨會議,使我們感到非常的榮幸。有些先生由于特殊原因,本要與會,但是沒有能夠來。但他們把文章寄來了。也有的答應會后為本次會議寫文章。由于名額的原因,也有一些想來的同志沒能夠參加會議。這些都說明我們今天所要開的這個會和討論的問題是大家都十分關心和關注的問題,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今天與會的嘉賓有北京大學馬克垚先生、沙健孫先生、黃春高先生,北京師范大學龔書鐸先生、瞿林東先生,清華大學張豈之先生、張國剛先生,中國政法大學郭世佑先生、劉丹忱先生,首都師范大學陳麗先生,河北大學劉秋根先生,天津師范大學龐卓恒先生,《史學月刊》李振宏先生,《讀書》編輯部葉彤先生,《光明日報》危兆蓋先生,中國社會科學院馬研院李紅巖先生,世界史研究所廖學盛先生,近代史所史建云先生、黃敏蘭先生,科研局劉暉春先生,經濟研究所吳承明先生、方行先生、李根蟠先生、史志宏先生、魏明孔先生,《歷史研究》編輯部王和先生,歷史研究所劉榮軍先生、陳祖武先生、林甘泉先生、盧鐘鋒先生、欒成顯先生、彭衛先生、周自強先生、朱昌榮先生等。我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向與會的全體嘉賓表示熱烈的歡迎。

如眾所知,“封建”一詞的名與實的爭論并不始于今天,上個世紀20—30年代,各種爭論就已經開始,并且很激烈。此后,在很長的時間里,這個問題并沒有在中國史學界引起太多的爭議。但是自上個世紀末以來,關于“封建”一詞的含義,以及是否能夠使用“封建”一詞來概括中國古代自秦至清的社會,爭議再起。這次爭議的一個顯著特點是雙方的分歧日益明朗化,不同觀點的闡述也都比較完整,思考也比以前更加得全面和深入。可以說,這是近年來能夠在歷史學界引起較廣泛關注的一個重要的議題。但是這個問題并沒有解決,沒有解決的原因在于這既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理論問題,也是一個牽涉面非常廣泛的具體的學術性的問題。正因為如此,我們今天組織這個論壇來繼續深化討論這個問題。我們的目的有三點,第一,為各方的討論提供一個學術平臺,在這個平臺上,使不同的觀點和意見得以更廣泛的交流。第二,相互交換學術資源,擴大知識面。使我們對這個問題的認識進一步地深化。第三,通過本次會議,即使我們不能夠在整體上達成一致,如果能夠在一些具體問題上,哪怕是在一些局部問題上形成一些共識,也可以為將來的研究和討論提供一個新的起點。所以,我們希望在有限的一天半時間里,大家充分地發表意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實事求是,追求真理,扎實地推進封建名實問題的學術研究,也對馬克思主義的社會形態學說及其與中國歷史實際的結合做出更一步地探討。今天以主題發言為主,明天我們自由討論。





閉幕詞

這次會議得到各位學者的大力支持,許多學者在百忙中參加會議,認真討論,我想主要是由于大家對討論問題高度重視。昨天我談了會議的目的。目的之一是讓不同意見展開廣泛的討論,第二是交換學術資源,使對問題的認識進一步深化。第三,即使我們不能在全局上,哪怕我們在某些局部問題上達成共識,對將來我們推動這個問題的研究,會有積極意義。應該說通過一天半的討論,我們這三條基本上達到了。大家本著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實事求是、追求真理的精神,在很短的時間里,關于“封建”名實和馬列主義封建觀,在一些問題上取得了一些共識。比如說,關于馬克思主義社會形態基本理論的正確性,及馬克思主義社會形態學說與中國歷史實際結合的科學性,大家認識基本上一致。第二方面,對用“封建”這個名稱概括自秦到清的社會形態,大家認識也基本一致,達成共識。當然,在一些具體問題上大家還有不同看法。第三點,對近年來否定中國古代存在封建社會的這種具體的觀點進行了深入的討論,在若干問題上的認識,應該說大家也是一致的。比如說,“封邦建國”的與我們所說的“封建”概念的差異,以及是否能用“宗法地主專制”社會來概括自秦至清的社會形態,以及中西封建社會的統一性和差異性等等,在這些問題上大體達成一致。

這次會議,開幕時我們也說了,是純粹的學術性討論,是不同的學術觀點進行交流,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某種背景。這點,我最后還要強調一下。

非常感謝大家對這次會議付出的辛勤勞動。現在會議閉幕。



我為什么要寫文章討論“封建”名實問題

“封建”名實問題學術研討會發言之一

李根蟠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所研究員)

2007年10月11日上午
否定鴉片戰爭以前中國的封建社會,勢必導致否定馬克思主義社會經濟形態學說和中國共產黨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綱領,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工作者應該作出回應。



我今天發言想談三個問題,第一個是我為什么要寫文章討論“封建”名實問題,第二個是我的基本觀點,第三個是學風問題。如果時間不夠,第三個問題就不談了。

新中國建立以來,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我們史學界取得很大成就,但十七年史學也出現一些問題,出現了一些“左”的教條主義。文革以后,史學界進行反思,解放思想,拓展了研究領域,取得很大成績。在反思過程中,有的學者對原來的一些“定論”提出了質疑,形成了一股思潮。這些問題主要有三個:一個是中國歷史上有沒有奴隸社會?第二個是中國歷史上,尤其是秦以后是不是封建社會?中國歷史上有沒有封建社會?第三個是中國歷史上是否有過資本主義萌芽?跟這些問題相聯系的是:“五種生產方式”的理論能否成立,或者說,馬克思主義社會經濟形態的學說究竟還能不能用來指導我們的歷史研究?最初,八十年代主要是圍繞奴隸社會是不是人類社會的必經階段,中國歷史上有沒有奴隸社會討論的,不少先生認為中國沒有奴隸社會,但也有一些學者堅持中國有過奴隸社會。有些先生認為沒有奴隸社會已經取得共識,他們已經“得勝回朝”了。到了九十年代,否定中國歷史上存在過封建社會,尤其是否定秦以后是封建社會這樣一種聲音越來越大。我覺得這個問題奴隸社會有無的問題更加重要。因為奴隸社會離我們比較遠,主張中國歷史上沒有奴隸社會的先生,雖然我也不大同意這種觀點,但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并沒有完全拋棄社會經濟形態的學說,例如有的先生不承認中國有奴隸社會,但認為中國有封建社會。但封建有無問題不一樣。因為如果奴隸社會不存在,封建社會也不存在,馬克思主義的社會經濟形態學說就基本上被否定掉了。另外,對封建社會的認識與中國革命關系非常密切。我們知道,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代,中國共產黨通過調查研究,制定了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綱領,認定中國當時是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是在受到帝國主義侵略的條件下,從鴉片戰爭以前的封建社會演變而來的。如果秦以后的中國不是封建社會,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定性也就不能成立。在新民主主義革命綱領的指導下,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取得了革命的勝利,應該說,革命實踐已經證明這種認識是正確的。否定秦以后封建社會的先生,不管主觀動機如何,客觀效果是否定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綱領。有人可能說,這只是一個名詞問題,不要提那么高的綱。如果說,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人民起來革命,是根據一種外來的,在中國沒有根的、完全不符合中國歷史實際的觀念進行的,這不是胡鬧嗎?如果是這樣,中國革命不可能取得勝利。因此,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工作者應該作出回應。

我在2003年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國“封建”概念的演變和封建地主制理論的形成》。寫這篇文章的直接原因是回應臺灣學者趙岡的叫陣,他幾次點名批評我在《中國封建經濟史若干理論觀點的邏輯關系及得失淺議》一文中關于封建地主制的論述。當時就碰到這樣的問題:如果秦以后不是封建社會,封建地主制的問題就不用討論了。所以我必須首先回答這個問題。文章發表后,有表示贊同的,也有表示反對的。去年出了馮天瑜先生的一本新著《“封建”考論》。我很早就看到這本書,覺得許多問題值得商榷,但當時很忙,來不及細究,就丟開了。后來從我院院報看到一篇報道,武漢大學為這本書專門開了研討會,當時有不少知名學者參加會議,對這本書給予很高評價。我感到這本書似乎影響頗大。網上一查,起碼有七八篇書評,是為馮先生叫好的,說是“今年學術書界最重大的創獲”,“概念史跨文化研究的成功嘗試”,“破解一則現代寓言”,等等。我覺得馮先生的書問題很多,可以說錯誤百出。這樣一部從歷史觀、方法論到行文邏輯和史料引用,都存在嚴重問題的著作,竟然受到如此的熱烈的吹捧,在我看來,反映了史學界思想的混亂已經到了嚴重的地步。所以,我就寫了《“封建”名實析議》這篇文章。

我寫第一篇文章的時候,否定中國存在封建社會的主要論點有兩個:一個是中國古代固有的“封建”指“封邦建國”,西歐中世紀“Feudalism”也有其特定含義;我們現在使用的“封建”概念不符合封建的古義和西義;另一個是我們講中國有封建社會是抄西方的東西,是“西方中心論”。我主要是針對這兩個問題談些看法。馮先生的文章有一個新的提法。說新也不很新。因為李慎之先生在1993年的一封信中已經談到,我們現在使用的“封建”概念,除不符合“封建”古義和“西義”外,也不符合馬克思、恩格斯所說的的“封建主義”的本義。我當時不很重視這句話,認為這從何說起!因為我們現在所講的封建社會,完全是根據馬列主義的社會經濟形態學說立論的。這次馮先生的書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用很大的篇幅論證主張秦以后為封建社會的這種“泛封建觀”,是與馬克思封建主義原論相悖的。這對馬克思主義史學工作者,是嚴重的挑戰,你搞馬克思主義史學,但使用的概念理論,根本不符合馬克思主義,這當然是很嚴重了。我的這篇文章著重談這個問題。

現在簡單談談我的基本觀點。

概念這個東西,包括封建的概念,是歷史地發展變化著的,我們不應該用凝固不變的觀點看待它們。中國古代“封建”固有的意義是“封邦建國”,這沒有爭論。但“封建”的概念在一定范圍內已經有所變化。進入近代,嚴復用“封建”對譯西歐中世紀的“Feudalism”,“封建”突破了過去作為一種政治制度的含義,被當作一種社會的名稱。后來我們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把“封建”看作一種生產方式。所以我們現在使用的是作為一種社會形態的“封建”概念,要求它完全符合“封建”的古義或西義,是不妥當的。對嚴復的翻譯,史學界有不同看法,有認為對的,有認為不對的。認為翻譯不對的,最早恐怕是郭沬若,后來有侯外廬、日知等。但他們只是認為翻譯得不準確,他們都贊同和采用馬列主義的封建觀,把封建視為社會形態,并主張秦以后為封建社會。所以,用侯外廬、日知等人對嚴譯的批評作為否定秦以后為封建社會的所謂“泛封建論”的論據,是不妥當的。馬克思、恩格斯確實在很多場合下是從西歐的歷史實際出發談論“封建”的,而且也受到西方學者“封建”概念的影響,但他們超越了它,把封建看作人類歷史上的一種生產方式,一種社會形態,所以他們并不把封建社會局限于西歐一個地方,他們事實上也談到了東歐、亞洲等地區的封建社會。尤其重要的是,馬克思、恩格斯從剩余勞動的獲取方式,從剝削方式,從勞動者與生產資料結合方式揭示封建社會形態最本質的東西。這種思想和論述,集中反映在《資本論》第三卷關于前資本主義地租的一章中。應該說,已經談得非常清楚。這實際上是拓展了“封建”的概念,為我們利用這一概念進一步研究世界其他地區歷史上相似的社會形態開辟了廣闊的道路。馮天瑜先生說列寧是“泛封建觀”的“袓義”。如果從列寧拓展了封建概念這個意義上說,是有道理的,但如果說列寧違背了馬克思的封建觀,這是不對的。我們只要把列寧關于徭役經濟的前提和特點的論述跟《資本論》第三卷的論述對照一下,就可以發現是一脈相承的。列寧沒有突出封土封臣,但強調了剝削方式和人身依附關系,這符合馬克思的思想。中國馬克思主義學者在社會史論戰中提出秦以后為封建社會的論據,主要就是地主階級與農民階級的對立,地租剝削方式(實物地租,勞役地租殘余)和人身依附關系等,完全是依據馬克思、列寧的理論來的,也符合中國的歷史實際。而且在論戰過程中逐步形成封建地主制這樣一個理論,揭示秦以后的中國既是封建社會,又有不同于西歐中世紀的特點,而把它定名為“封建地主制”或“地主經濟的封建制度”。這本身就是對馬克思主義封建學說的一個發展,是馬克思主義原理與中國歷史實際相結合的成果。

關于學風問題,由于發言的人比較多,時間較緊,不展開講了。我的想法是,在討論中應該樹立好的學風,無論對經典作家,還是對中外學者,都不應該離開他們思想體系的整體,不應該離開他們有關論述的背景,孤立引證,片面解釋,斷章取義,為我所用。我為這次會議提交了一篇論文:《官僚體制與制中國地主封建制——王亞南關于中國封建社會的理論不容歪曲》,就是用一個具體事例闡明我的上述思想。大家在興趣的話,可以看一看。



關于馬克思的封建社會原論

“封建”名實問題學術研討會發言之二

欒成顯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

2007年10月11日上午

馬克思對人類社會歷史發展階段的劃分是其唯物史觀合乎邏輯的引申。經濟形態是馬克思提出的劃分人類社會發展階段的唯一基準。勞動地租、產品地租、貨幣地租構成了封建時代地租發展演變的完整體系;以產品地租為基本生產方式的地主制經濟屬于封建經濟形態。認為前期馬克思注重普遍規律而后期馬克思強調多樣性的說法,是對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的誤解。



在關于“封建”名實問題的爭論中,馮天瑜先生提出很多論斷,期中有一點很突出,他不同意秦以后是封建社會的說法是因為它不符合馬克思主義,他是以馬克思的名義提出反對意見。馮先生說:"泛化'封建'觀有悖馬克思的封建論",他的結論是:"將秦漢至明清稱'封建社會',顯然與馬克思、恩格斯的封建社會原論相悖。" 這里,馮先生提出了"馬克思、恩格斯的封建社會原論",那么,馬克思、恩格斯的封建社會原論到底是怎樣的?我打算就這一問題發表一些意見。

第一點:經濟形態是馬克思劃分人類社會發展階段的唯一基準。

馮先生認為,"在馬克思看來,'氏族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此一西歐社會史模式,并不是普世性的發展系列……'。" 也就是把馬克思有關氏族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等論說,定位于"西歐社會史模式",從而認為它不具有普遍性。這種說法令人難以茍同。

馬克思、恩格斯確有很多關于西歐社會歷史的具體論述。但是,馬克思、恩格斯著作中提到氏族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時,更多是對整個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概括。如馬克思在《雇傭勞動與資本》中說:“古代社會、封建社會和資產階級社會都是這樣的生產關系的總和,而其中每一個生產關系的總和同時又標志著人類歷史發展中的一個特殊階段。”這類論述很多。在這些論述中的范圍和對象,或者指"人類歷史"、或指人類社會發展史上大的"文明時代",都是指整個人類社會而言的,表述明確,不容置疑。而且,對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性的探索,這正是馬克思、恩格斯一生所致力追求的。

應指出的是,即使馬克思、恩格斯對西歐歷史的論述,也絕不是單純地就西歐而論西歐,而是在解剖西歐歷史的基礎上,從更高的層面上進行了理論概括與總結,進而揭示出其有關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性的東西。這種達到事物本質層面的理論概括與原理性的總結,當然具有普遍性的指導意義。如眾所知,任何特殊存在的個體,都持有同類事物共性的一面,因此僅從某一個體事物之中亦能揭示出有關同類事物共性的東西。關鍵是你作怎么樣的探索。科學研究既要關注事物的特殊性,又要揭示事物的規律性。在這里,既需要洞察力,闡述事物個體之間的區別與特征;又需要抽象力,從理論上概括事物的共性及其發展變化的規律性。馬克思、恩格斯既十分注意西歐歷史的特殊性,又同時從西歐歷史的發展之中深刻地揭示出有關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性的東西。正是由于馬克思以卓越的思維能力做出的這種成功的理論概括,才使得馬克思主義大放光彩。這是馬克思成為歷史偉人的過人之處。何況,馬克思、恩格斯在探索人類社會發展規律時,事實上并沒有局限于歐洲,在當時的條件下,已盡可能地注意到了亞洲,注意到了其他地域。所以,把馬克思、恩格斯對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探索定位于"西歐社會史模式",從而認為其有關封建社會的論述是只限于西歐,而不具有普遍意義,這顯然與馬克思、恩格斯的原論不符。

那么,馬克思、恩格斯又是如何闡述人類社會歷史的發展階段呢?馮先生在其著作中援引了馬克思《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關于人類發展的三大形式的一段話,然后講:"馬克思所作三段劃分是從歷史主體——人的發展來論定的,故不限于經濟范域。我覺得這種看法也值得商榷。如眾所知,馬克思關于人類社會發展階段的劃分,是與其所發現的唯物史觀密不可分的。因此,提到馬克思關于人類社會發展階段的劃分,對其提出的關于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的基本論述是不能回避的。馬克思說:“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關系,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應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筑豎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態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馬克思指出,過去的一切歷史觀完全忽視了物質生產這一歷史的現實基礎。馬克思從分析人與自然的關系入手,深刻地認識到所謂人的社會關系,本質上即是同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應的生產關系。正是從這里出發,馬克思進一步總結出: "生產關系總和起來就構成為所謂社會關系,構成為所謂社會,并且是構成為一個處于一定歷史發展階段上的社會,具有獨特的特征的社會。古代社會、封建社會和資產階級社會都是這樣的生產關系的總和,而其中每一個生產關系的總和同時又標志著人類歷史發展中的一個特殊階段。"我們完全可以說,馬克思對人類社會發展各個階段的劃分,本是唯物史觀合乎邏輯的引申,順理成章的表述。這種劃分,正是在充分認識了人類社會經濟發展演變狀況的基礎上,以物質生產力的發展的不同階段,以社會經濟形態所具有的獨特的特征為其劃分標準的。

馬克思在表述其唯物史觀原理之后還特別指出:必須把物質生產即經濟條件這一考察人類社會發展階段的標準,與其它標準區別開來;而明確表示不能用意識形態的各種形式(包括政治形式)進行判斷。正像我們判斷一個人,不能以他對自己的看法為根據一樣。

可以說,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或者說經濟形態,乃是馬克思提出的劃分人類社會發展階段的唯一基準。而不是以抽象的“人的發展”來劃分人類社會歷史階段的標準。

第二點: 地主制經濟屬于封建經濟形態

馮先生斷言:"用馬克思的邏輯判斷周秦以下中國社會形態:絕非'封建社會'" ,而應擬名"宗法地主專制社會",或簡稱"地主社會"。 即斷定中國周秦以下絕非封建社會,但又認為其是屬于地主制經濟。那么,按照馬克思的理論又應怎樣定位地主制經濟呢?

關于封建領主制與地主制的生產方式,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有詳盡的分析和闡述。在該書《資本主義地租的產生》這一章中 ,系統論述了資本主義地租產生之前即封建地租的各種形式,從分析生產關系和生產方式入手,闡明各種地租形式的性質特征與歷史定位,并與奴隸制、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相對比,在廣闊的視野下揭示其產生、發展與解體的演變過程,實則是馬克思對封建社會的生產方式演變所作的一個系統闡釋,被視為關于封建經濟形態的經典性論述。馬克思首先考察的是勞動地租。所謂勞動地租,也就是實行徭役勞動的農奴制的經濟形式,其所體現的正是領主與農奴即封建領主制經濟的生產關系和生產方式。勞動地租在西歐中世紀占主導地位。這是最簡單的和最原始的地租形式。馬克思接著又考察了產品地租。產品地租又稱實物地租,耕種地主土地的農民不是通過徭役勞動,而是以實物形式向地主交付地租。產品地租即是地主制經濟的基本形式,其所體現的正是地主制經濟的生產關系和生產方式。馬克思闡述了產品地租產生的前提以及它與勞動地租的區別,又明確指出:“勞動地租轉化為產品地租,從經濟學的觀點來說,并沒有改變地租的本質。就我們這里考察的幾種形式來說,地租的本質就在于地租是剩余價值或剩余勞動的唯一的占統治地位的和正常的形式。”也就是說,產品地租與勞動地租相比盡管在形式上有所不同,但在本質上并沒有區別,并且,它們的前提和經濟基礎也是相同的。最后,馬克思又分析了貨幣地租。指出作為產品地租的轉化形式和它相對立的貨幣地租,乃是提供無酬剩余勞動的正常形式的地租的最后形式,同時又是它的解體形式。總之,勞動地租為地租的原始形式,產品地租為地租的發展形式,而貨幣地租則是地租的最后形式與解體形式,它們構成了封建時代地租發展演變的一個完整序列。這就是說,它們都是屬于同一種生產方式,即"封建主義生產方式"之內的。這三種地租盡管在形式上有明顯的不同,但在本質上并沒有區別。作為地主制經濟基本生產方式的產品地租,乃是封建地租發展演變體系之中的一個正常環節,一個必經階段。所以,從馬克思的觀點來說,以產品地租為基本生產方式的地主制經濟屬于封建經濟形態,這是理所當然的。

馬克思在論述封建地租的各種形式的同時,還闡述了屬于封建生產方式的一些歷史規定性,即封建經濟形態的基本歷史特征:一個是自然經濟,一個是大地產所有,再一個是超經濟強制。

從馬克思所闡述的地租和封建經濟形態的其他特征來看,秦漢至明清的中國社會雖然與西歐中世紀有很大的不同,但顯然都屬于馬克思所講的封建社會形態的范疇。例如,自然經濟仍占據統治地位。"小農業和家庭工業的統一形成了生產方式的廣闊基礎。"地主掌握大部分土地,對租地農民收取產品地租,無論農民對國家,還是佃戶對地主,都存在著一定的依附關系,等等。20世紀以來眾多學者的研究,將秦漢至明清這一歷史時期論定為封建社會,既遵循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也符合中國的歷史實際。所謂"用馬克思的邏輯判斷周秦以下中國社會形態絕非封建社會"的說法不能成立。

第三點,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性與多樣性

馮先生還提出了這樣的說法:"如果說,前期馬克思用力于闡述歷史發展的普遍規律,那么后期馬克思更強調各地區、各民族歷史發展的多樣性。" 這種把馬克思分為前期和后期,說什么前期馬克思注重普遍規律,后期馬克思強調多樣性的說法,對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至少是一種誤解。

馬克思和恩格斯是到了晚年才強調人類歷史發展的多樣性的嗎?事實絕非如此。仍以《資本論》為例,在闡述封建社會各種地租形態的同時,也對人類歷史發展的規律性與多樣性作了如下經典性的表述:“任何時候,我們總是要在生產條件的所有者同直接生產者的直接關系——這種關系的任何形式總是自然地同勞動方式和勞動社會生產力的一定的發展階段相適應——當中,為整個社會結構,從而也為主權和依附關系的政治形式,總之,為任何當時的獨特的國家形式,找出最深的秘密,找出隱蔽的基礎。不過,這并不妨礙相同的經濟基礎——按主要條件來說相同——可以由于無數不同的經驗的事實,自然條件,種族關系,各種從外部發生作用的歷史影響等等,而在現象上顯示出無窮無盡的變異和程度差別,這些變異和程度差別只有通過對這些經驗所提供的事實進行分析才可以理解。”在這里,馬克思既闡述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又深刻地揭示了人類歷史發展的多樣性。從上述馬克思的論述中還可看出,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性實屬本質范疇,而人類社會發展的多樣性則屬現象范疇。二者實為事物的本質與現象之間的關系。

馬克思主義從其形成之日起就是一種科學的理論。馬克思是在充分地認識到本質與現象、必然性與偶然性、規律性與多樣性等這些事物發展變化各方面之間關系的基礎上,唯物而又辯證地闡述自己學說的。


下一篇:我國傳統“學以致用”觀是非論上一篇:“假設”的歷史與歷史研究的“假設”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实况足球8中超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