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學人風采 - 追念王令愉︱許平:老師風骨永存

追念王令愉︱許平:老師風骨永存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7/12/16] 瀏覽:

 

2017年11月12日,中國法國史研究會副會長,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王令愉教授因病去世。王令愉教授主要研究法國史和西方近代思想史,翻譯和出版多部論著,他和父親王養沖先生合著的《法國大革命史》影響甚大。12月16日華東師大歷史系舉辦王令愉先生追思會,本文作者系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許平。

 

 

驚聞王令愉老師去世,淚水奪眶。


他的厚道優雅,他的仙風道骨,伴著往事一一在眼前浮現。不由得寫下幾段文字,釋放心中的悲痛,也是對王老師的懷念。


在華師大跟王養沖先生求學的時候,與王令愉老師接觸不多。他寡言,我們也無從多語。最多的接觸,就是我們每兩個星期到王先生家去一次,王令愉老師一臉的謙和開門,“你們來了”,“你們好”,“請進,請坐,喝茶”。還有一次,是王先生生病,我們送了點蘋果。過幾天,王令愉老師拎來兩罐蘋果醬,說是師母做的,“你們讀書累,加強營養”。


畢業后離開上海北上。由于對王先生的感情,節假日電話過去問候,王先生聽力不好,王令愉老師代之,加之法國史開會等機會,反倒與王老師多了些聯系。漸漸地,他的形象和風骨在我心中清晰、豐滿起來。


王令愉老師是真君子,真正的精神貴族。從容優雅,樸實敦厚,謙和認真,尊重他者,樂于助人,擔當責任,內心純凈,很真實,不世故,不做作,不矯情。這些美言送給他都恰如其分。他不耀眼,不醒目,但身上散發著一種因其獨特的品質,修養,學識和秉性而形成的溫潤如玉的光澤,給結識他,了解他的人留下深刻印象。


王老師為人厚道寬容。一次,一原華師大學生告訴我,某學者在公開場合對王先生有微詞,說王先生只知馬克思主義。原因大概是王先生沒有應邀參加他的博士論文答辯。告訴我的這學生很氣憤,準備反駁,問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告訴他,王養沖先生生前,我們曾問過他這事。王先生脫口而出的回答是:“人類思想的寶庫如此璀璨,是一代代思想家貢獻出來的。你可以不同意,也可以批判他,但必須尊重他,讀懂他。不能用‘數日嘔吐’這樣的語言來輕薄他。”這是老先生堅持的學術操守,涉及的只是為文的態度問題,不涉及其他。王先生在法國求學10年,先后師從讓·瓦爾教授學習歐洲哲學史,從勒弗費爾教授學習法國革命史和歷史編撰學,又從拉洛教授研究涂爾干的社會學思想,深得這些大家的學術傳承。現在老先生已經去世,怎么又出這說法?我去問王令愉老師究竟怎么回事?他說,“答辯確實沒參加。但那篇文章評議時是給通過的,同時指出他引用的一段馬克思話意思不準確。事實上,他確實錯了。”王老師問我為什么想起這事?我告訴他,有學生要“捍衛”王先生。王老師馬上用他經常的口氣說,“不要,不要,自清,自清”。是呀,面對這樣的人品和學品,什么樣的解釋都是多余的,清者自清。


王老師做人認真,做事踏實。面對“績效”、“考核”的壓力,他不為所動,沒有任何浮躁之氣。一面盡心盡力照顧好先生和師母,一面踏踏實實做好每一件事。他和王先生合著的60萬多字的《法國大革命史》,前后花費20年時間,仔細核對,審慎梳理,精心打磨出一部學術精品。這部書被評為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特等獎。此外,他參與了《羅伯斯庇爾生平》《拿破侖生平》的資料整理,還翻譯了《法國革命引論》等著作。


王老師對很多知識,包括中國史知識的來龍去脈,搞得極其準確,清清楚楚。一次,《探索與爭鳴》約幾個學者寫各大國崛起過程中的憂患意識,要我寫法國部分。我認為,所謂憂患意識,說到底是一個民族的自省能力。但自省能力是會受到當時政治形勢影響的。拿破侖時期的極權統治,個人意志扼制了法蘭西民族自省的能力,導致拿破侖的失敗。文章發給王老師。沒想到他很快回復,認真指出“極權”和“集權”不是一回事,及時糾正了我的疏忽。


論出身,王老師是地道的“學二代”。但在他身上沒有一絲驕傲之氣。接觸過他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發自內心的謙和,以及對他人的尊重。從沒聽到他講起自己堪稱源遠的家世。一次,法國史學會在廣州開會,王老師在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紀念碑前駐足很久。他告訴我,對廣州有感情,有興趣,可能要多呆幾天多看看。聯想到先生師母早年經歷,我斗膽問他:“聽說師母是國民黨主席林森的女兒,是嗎?”他說,“不,我母親和林森女兒是好朋友。因為林森女兒英文不大好,林森出去就總帶著兩個人,所以才有這傳聞。”其他再無多言。


一次在杭州開會。參觀的時候,從一個景點到另一景點開車后,突然發現王老師不在。車上所有人都把眼光盯上我和李宏圖,意思大概是你們怎么把大公子丟了。后來才知道,他是看古跡入神了,沒注意到旁邊的人已經走了,所以才被落下。會議結束后,大家忙著收拾東西,王老師給我看他的印章冊子。小小的印制,一頁一頁的翻看,跟我講每個印章后面的故事。他說,“我沒事的時候就拿出來翻看,看不夠”。當時的王老師,一掃平日里老夫子的形象,眼睛里閃出孩子般喜歡的光芒。我脫口說,“把玩”?他說“是的”。王老師就是這樣,怡然自得地在文化的海洋和純凈的精神世界中。用他自己的話說“布衣暖,菜根香,詩書滋味長”。


清楚記得在王養沖先生百年誕辰的會上,王先生說的一句話:“盧梭說,要做個有道德的人。我一生都在努力踐行。”就是那次回來上海為王先生祝壽時,我跟王令愉老師說,“師從王先生,認識你們一家人,是我一生的幸運”。我說的是心里話。我的好朋友周潔曾跟我說,“你這么理解尊重王先生,是因為你身上也有與王先生相似相通的品質”。也許吧。我從他們那里得到的滋養,不僅于學識,更加品德、修養和精神。在王先生和王老師父子面前,我高山仰止。


王先生的精神常在,王老師的風骨永存!

 

下一篇:鄒兆臣:歷史比較與西歐封建社會研究――訪馬克垚教授上一篇:追念王令愉︱肖琦:懷念我的老師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实况足球8中超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