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新書評介 - 馬克·布洛赫:法國最偉大的中世紀史專家

馬克·布洛赫:法國最偉大的中世紀史專家
來源:光明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6/9/22] 瀏覽:

馬克·布洛赫

    馬克·布洛赫的頭銜不多,卻全都讓人印象深刻:法國最偉大的中世紀史專家,年鑒學派的創始者與一代宗師,兩次世界大戰的參戰者和反法西斯戰士,求學于德國又被德國人殺害的史學天才,等等。近兩年來,隨著他的巨著《封建社會》被譯為中文出版,布洛赫在中國史學界的聲譽,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與布洛赫的崇高聲譽比起來,這冊《為歷史學辯護》實在小得可憐。它是一部遺稿,還是一部殘稿。譯成漢語,尚不足十萬言。不過,早有人說過,此書是年鑒派史學的宣言書。而且,它的整理者,是布洛赫的好朋友、年鑒學派的另一位創始人和史學大師費弗爾。

  兩位大師打造一部小書,正印證了一句俗語:只要溫馨,小屋子也能成極樂世界。

  這部殘稿主要寫于1941年下半年和1942年上半年的二戰期間。布洛赫在獻詞中說:國難當頭,感時傷世,草此小書,聊抒憂憤。

  同一時期,錢鍾書也曾寫道:“《談藝錄》一書,雖賞析之作,而實憂患之書也。”

  布洛赫1944年慘遭納粹殺害,年僅58歲。所以,這本小書雖然與費弗爾的《為史學而戰》(1953年)構成法國年鑒派史學思想的雙璧,卻因其為感時傷世的憂患之書,而帶上了濃重的悲壯色彩。

  布洛赫既是年鑒學派的開山,自然屬于過渡性人物。后世年鑒學派拾級增高,實已去圣日遠。從年鑒學派的典型形態看,他們揚棄實證主義,由個人、事件、政治、單位,轉而重視群體、結構、社會、總體,以及情勢、周期、增長、范疇、群體、階級等等。就是說,跳出廬山看廬山,更注重時間跨度大、節奏較慢的歷史。

  這種歷史,被人稱作“基本上靜止不動的歷史”,“人類與周圍環境關系的歷史”,無名無姓、深刻和沉默的歷史,等等。傳統的政治史、外交史、事件史、個人史,變成了地理史、經濟史、社會史、群體史。借梁啟超《新史學》的概念來表述,就是由“君史”變成了“民史”。“歷史時間”,也成了所謂的“地理時間”。年鑒派就像是坐著航天飛機上天的宇航員,他們所看到的地球,完全是一個沒有疆界的“整體”,即“整個社會實在”、“時間上的統一體”。這就是年鑒派所說的“總體史”。

  比起“總體史”這類宏大構想,布洛赫的具體史思,更加可愛。

  他認為,歷史首先是一個審美的對象,它千姿百態,富有美感,令人銷魂。因此,歷史研究是一個娛樂的過程。因為歷史可供審美、娛樂和消遣,所以人們才對它有興趣。就此而言,大仲馬的讀者均是潛在的史學家。

  他又認為,歷史學家只有具備想像力,才能將古代文獻中記載的情景拼接成形。史家如對文明掉以輕心,偽史就會殃及信史。他在書中使用了若干“掘土機鏟子”一類的妙喻,甚至告誡人們一定不要讓歷史學失去詩意。既然情感不會損傷理智,又何必對歷史的詩意惶惑不安呢?

  讀了這些充滿人情味的感性話語,簡直讓我們不敢相信他會向往“總體史”這類“非人”的歷史。可是,我們明明看到,在布洛赫筆下,“人”占據著第一重要的位置。他說:“優秀的史學家猶如神話中的巨人,他善于捕捉人肉的氣味,人才是他追尋的目標。”歷史學就是處于時間中的人類的科學。如果歷史學不能掌握人類,那充其量只能算是博學的把戲而已。在給費弗爾的獻辭中,他說,他們并肩作戰,只是“為了使歷史學更富有人性”。

  我們甚至能在布洛赫筆下讀出克羅齊的味道。比如他說,史學家并非抽象地思索人類,在他們的思想中總是注入時代的氣息。這不就很有克羅齊所謂“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的意味嗎?

  在布洛赫筆下,歷史與現實是貫通互動、雙向交流的。一方面,對現實的曲解和困惑往往源于對歷史的無知;另一方面,過去并不能完全說明現在,現實知識卻可以幫助人們更直接地了解過去。

  因此,他反對史學家成為古董迷,呼吁將歷史學的范圍延伸到當代。他甚至說,對現實一無所知,欲了解歷史必定徒勞無功。置身現實、感受生活、熱愛生活、理解生活,是史家的主要素質。

  史家研史,可以由近及遠、倒溯而上。這不禁讓我們想到錢鍾書的名言:“自省可以忖人,而觀人亦資自知;鑒古足佐明今,而察今亦裨識古;鳥之兩翼,剪之雙刃,缺一孤行,未見其可。”(《管錐編》錢鍾書)更讓我們想到馬克思的名句:“人體解剖對于猴體解剖是一把鑰匙。”

  布洛赫還說過一句非常深刻的話:“一個社會如果可以完全由前一代任意塑造,那么,其社會結構必然像無脊椎動物那樣軟弱無力。”他又說:“即使已經消失的歷史對象,也有其現實價值,因為,它能夠讓我們與流傳下來的東西相比較。”

  可是,布洛赫堅決反對在史著中賣弄詞藻,更不能容忍謠傳和傳聞逸事。他排斥經驗主義,而視歷史為知識的源泉,認為它可以滿足人們超物質利益的求知欲望,同時反對將歷史僅僅當作精神的奢侈品。他的思想趨向,畢竟在對歷史的理性分析上。所以,他最終將歷史學定義為一門分類適當、日益言之成理的科學。可是,在理性與情感、人與非人之間如何協調,他卻并未給出令我們滿意的解答。

  1992年6月,此書曾由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出版,題為《歷史學家的技藝》,標明原版是巴黎阿爾芒·戈蘭出版社1974年本。這家出版社的老板是年鑒學派的支持者,故年鑒雜志創刊號就是在這家出版社出版的。此次譯者修訂再版,采用“為歷史學辯護”的書名重新推出,卻未標明所據底本,修訂情況也未作說明,這不能說不是一個缺憾。

  從夾注看,此書似乎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但布洛赫是用法文寫作的。據悉,1993年法國曾出版此書的修訂本。這些,自以說明為佳。

  布洛赫說過:“一部嚴肅的史書總會附有參考資料的目錄和引文出處”,“每一本名副其實的歷史著作都應該包括一章自白,或在適當的地方插入幾段,小標題可寫成‘寫作緣起’”。(呂立寧)

    (原題:馬克·布洛赫為歷史學辯護 可以充滿詩意不枯燥)

[責任編輯:竇寶國]

下一篇:岡田英弘:蒙古帝國的歷史意義:讓人類文明進入世界史的時代上一篇:彼得·弗蘭科潘: 絲綢之路如何導致了羅馬帝國的滅亡?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实况足球8中超风云